接近正午的时候,阳光很好,地板上一片白晃晃的亮光,刺的人睁不开眼睛。

弯弯盘着腿坐在地板上,她的脸一半在光亮中,一半在阴影,眼中的情绪晦暗不明,让人看不透在心底的真实想法。

“我说,你倒是说话啊,现在准备怎么办?“火火急的在房间里转圈,“你为他吃了多少苦,现在就带这么一个女人回来了?开什么玩笑呢!”

弯弯手指上缠了一缕头发,她认真地想了一会儿,抬起头,一双眼睛清澈透亮:“我相信他。”

“你脑子进水了?”火火气呼呼道,“都抱在一起了好吗?”

弯弯眼神黯淡下来,好一会儿才长长出了一口气,轻声道:“我和他这一路是怎么走过来的,你比谁都清楚……我刚刚的确有些慌张,但我内心深处是信任他的,我刚刚跑开不是因为生气,而是担心自己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伤害到我们之间的感情。”

如果经历那么多苦难折磨之后,还能被分开,那么世界上还能有什么样的爱情让人是可以信任的?

“我知道该怎么做。”弯弯拉着火火的手,笑道,“我已经因为自己的任性犯过一次错了,这次我要相信他。”

火火皱了皱眉头,将手搭在弯弯肩膀上,悠悠叹了口气:“你有把握就好,我还不是担心你吃亏。”

“不会的。”弯弯眼睛亮晶晶的,“就算开始有些怀疑,可是只要想到我们这些年的辛苦,我就对未来充满了信心。”

命运给他们安排了这么多磨难辛苦,一定不仅仅是为了折磨,她相信幸福和美满是会是最终结局。

“他来了,我先出去,你们好好聊聊。”火火抿了抿嘴唇,走到门口经过小七的时候道,“如果你敢对不起弯弯,我们每个人都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清凉可人美眉甜美生活照

小七微微颔首:“我和她谈谈。”

火火十分清楚,即使自己有再多的不放心,这事情毕竟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,最终还是要他们两人解决,他只能在心里祈祷弯弯这倒霉孩子一定不要遇到更狗血的事情才好。

门被轻轻带上,发出“吧嗒”的轻微声音,火火离开,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,弯弯陡然有些紧张。

她慢吞吞的才地板上站起来,冲着小七笑:“喝茶吗?还是咖啡?”

“咖啡。”小七含看着弯弯,轻声道,“作做着事情可以让你感觉好一些吗?”

弯弯脚步一顿,有些无奈的转过身,看着小七摊了摊手:“那你说吧,我不紧张。”

小七走过去,站在他对面,轻声道:“我听到你跟火火说的话了,我觉得很有道理。”

弯弯扬起头,在小七眼中看到了自己清晰的影子,紧绷的心一点点放松下来,她伸出一根手指在小七胸口点了点,噘着嘴道:“不是要跟我解释吗?那你现在说吧。”

“她叫蒋薇,跟在我身边很多年了。”小七没做任何铺垫选择最直接的方式开口,拉着弯弯一起坐在沙发上,继续道,“她是个计算机高手,会我解决一些技术上的难题。”

弯弯沉默且认真的听小七的话,眼睛看着地板上两个人交错在一起的影子,怔怔的出神。

“后来三年前……”小七顿了顿,“我恢复记忆之后开始联系之前的助手,慢慢整合了我的人,她也是其中一个。”

他停下来看弯弯脸上的表情,像是生怕她会生气似的,弯弯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:“你说就好了,我在听。”

三年前的事情是她的错,每次想起都恨不能把过去那个自己凌迟一百遍。

“不久之前我离开后去调查当年的事情,引起了对方的注意,被对方的雇佣杀手盯上了,她救了我,把我藏在了她家里。”

弯弯心脏陡然一缩,紧张的盯着他:“那你有没有受伤?当时一定万分危险是不是?真实该死,你每次遇到危险的时候,我都帮不上忙!”

她忽然陷入深深的自责中,她好像从来没为他做过什么……真是不如蒋薇,还有什么脸生气吃醋?

“你看到了,我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了你的面前。”七少拍了拍火火的胳膊安抚,声音也陡然变得低沉,“可是后来那些人找到了蒋薇家里,她的父母、弟弟都惨遭杀害。”

弯弯猛然抬头,震惊的看着七少,嘴唇剧烈的颤抖起来:“你、你是说……难怪她会崩溃……”

“之前她一直是一个很理智的女孩子,可这次的事情彻底击垮了她。”小七看着弯弯,轻声道,“因为我毁掉了她的家甚至人生……我必须为她负责。”

弯弯心脏一哆嗦,看着小七说不出话来,脸上的血色一点点褪去,青色的血管在惨白的皮肤下隐隐可见。

蒋薇一家因为七少惨遭毒手,他的确应该负责……可她怎么办?怎么办……无助、难过像是潮水一样的涌来,她觉得自己好像没办法呼吸了。

“我会找到那些人帮她的家人报仇,会找最好的心理医生帮助蒋薇心理重建,并且保证她的后后半辈子生活安稳、衣食无忧。”

弯弯陡然瞪圆了眼睛,看着小七:“你……我还以为你、你要……”

“你以为我要和她结婚?”小七拍了拍弯弯的头发,嗔怪道,“我爱的是你,如果为了感激和补偿娶了她,对她岂不是不公平?”

弯弯一把捂住嘴巴,肩膀剧烈的颤抖起来,好一会儿才哽咽道:“可是她喜欢你……现在她又这么需要你,我、我……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”

“这是我接下来跟你说的另外一件事情。”小七握住弯弯的手,“你先不要紧张好吗?”

弯弯点头,可掌心还是浸出了细密的汗,她听到自己的声音飘飘的有些不真切:“你说就好。”

“蒋薇是一个很理智的人,在这件事情之前,她从来没有露出丁点特别的情绪,我和她的交集也仅是工作。”小七语气认真,“而且她知道我有爱着的人,所以很理智的处理自己的感情。”

弯弯沉默片刻轻轻道:“可是她现在情绪崩溃才会表露自己脆弱的一面,我理解的。”

“我可能会多关心她一些,但是你放心我会有自己的分寸,不会……”

“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?”弯弯打断小七而话,“她是因为你才变成这个样子的……如果我还因为你对她暂时的帮助生气,那我变成什么人了?”

小七语气认真:“我要娶的人。”

弯弯心生感动,看着小七郑重道:“我会和你一起好好照顾她,不管多久。

“好。”

弯弯靠在小七怀里幽幽道:“其实想想我们真的连累了好多人……苏铭、蒋薇……我有时候会忍不住担心,我们是不是错了?”

因为太想在一起,因为这一路走的太辛苦,所以她好怕自己和七少不是被上苍祝福的一对。

“没错。”小七语气坚定的安抚弯弯,“相信我,这些都会过去。”

“好。”

第二天早晨,火火起床下楼看到弯弯正忙忙碌碌的从厨房往餐厅端饭菜,餐厅一角的托盘上放着冒着热气的小米粥、色泽搭配娇嫩的小菜,还有一叠水晶虾饺,透过薄薄的一层皮可以看到里面粉嫩的虾仁,让人看上去就味蕾大开。

“这些都是你做的?”火火大吃一惊,“我知道你的厨艺还可以……可从来没见你这样大张旗鼓的弄过。”

弯弯又端了一份洗好的樱桃过来,冲着火火笑道:“你先吃,我去给蒋薇送饭。”

火火一下愣住,拉住准备端着托盘离开的霍大小姐,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:“我说大霍子晴,你脑子没毛病吧?她跟七少不清不楚的,你还要这么隆重的给她送饭过去?昨天七少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?”

昨天弯弯和七少促膝长谈之后,自己待在房间里仔仔细细的想了以后的事情,想了该怎么照顾蒋薇……因为心思复杂的厉害,所以晚饭也没下来吃。

而这以上种种都被火火理解成弯弯心情难过,抑郁的吃不下饭,所以现在她严重怀疑眼前的这位是不是被刺激的脑子不清楚了?

“我必须对蒋薇好。”弯弯放下托盘,将昨天七少说的事情和火火说了一遍,“现在你明白了?这是我和七少亏欠她的。”

消息来的太突然,火火琢磨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,她幽幽道:“如果她一辈子这样,你怎么办?”

蒋薇对七少有天大的恩情,而且她又十分喜欢七少,迫切的需要七少的安抚……

长期面对这样的场景,弯弯能承受的住吗?

“如果她不能好起来,如果苏铭不能站起来……你觉得我们还能心安理得的幸福吗?”弯弯笑道。

火火迅速红了眼圈,咬牙:“人不为己天诛地灭,你和七少该干嘛干嘛……”

“你不是这样的人,我也不是这样的人。”弯弯耸耸肩,端起托盘,“不过我和七少都相信,再辛苦的日子都会过去……我们也必将幸福的在一起。”豆奶视频app苹果怎么下载

头像
News Repor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