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要尽快嫁给苏卫东,多等一天都觉得是煎熬。

“放心。”蓝未未眯了眯眼睛,“交给我就好。”

安笒失踪的事情闹的沸沸汤汤,唐文轩趁着这次开会机会拦住霍庭深:“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“你不是已经知道了?”霍庭深面色疲惫,态度十分不好,“不过请市长放心,护城河的工程一直进展顺利,绝对不会耽误工期。”

唐文轩皱眉:“庭深,你对我有意见?”

“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没痕迹的。”霍庭深看着唐文轩,冷冷道,“我向来恩怨分明。”

唐文轩的脸色骤变,几乎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你在怀疑我?”

“市长想多了!”霍庭深甩手离开。

唐文轩一拳砸在墙上,气的脸色铁青。

因为并没有确切的证据,在羁押七十二小时之后,霍明川还是被释放了出来,不过即使只有三天的时间,整个人还是沧桑了许多。

“现在外面什么情况?”霍明川洗澡换过衣服,坐在沙发上,脸色十分难看,“安笒还没找到?”

霍曼丽凑到霍明川身边,兴致勃勃道:“爹地,你是不知道,霍家那边简直乱成一团粥,而且还有,霍庭深和唐文轩闹掰了。”

可爱美女白嫩肌肤乌黑长发清新气质写真图片

“消息可靠吗?”霍明川眼睛一下亮了起来,视线落在一直沉默的林跃身上,“是乔乔传来的消息?”

林跃点头:“不仅是乔乔,今天咱们安插在霍家的眼线也反馈回来同样的消息。”

霍明川眯了眯眼睛,忽然大笑起来:“没想到进去住了几天,出来竟然有这样大的惊喜,不错、实在是不错。”

“爹地,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?”霍曼丽兴奋道,“要不要一鼓作气,赶紧找藏宝图。”

霍明川正心情大好,听了霍曼丽的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:“你不懂就不要乱说话。”

如果不是那人告诉他霍庭深和唐文轩之间的关系,他也不能先下手为强将乔乔安排到唐文轩身边。

现在不管藏宝图在霍庭深那边还是在唐文轩手中,他都能第一时间得到消息。

“叮咚——”

霍明川的手机响了一声挂掉,这是那人和他约定的信号,他看了看林跃和霍曼丽淡淡道:“我先上楼休息,你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。”

听到楼上传来霍明川关上卧室门的声音,霍曼丽的脸色一下垮下来:“真不知道爹地在想什么,有什么事情还要瞒着我这个女儿。”

“爹地这样做肯定有他的道理。”林跃拍了拍霍曼丽的肩膀,“你要提体谅爹地。”

霍曼丽闻言脸色却更加不好:“我是爹地的女儿,爹地有什么事情还要瞒着我?”

“他……肯定有自己的道理。”林跃低声道。

“不行!我一定要弄清楚。”霍曼丽“噌”的站起来,径直上楼,嘴里还念叨,“我可是他唯一的女儿,竟然连我都要瞒着……”

林跃看了一眼楼上的方向,讥讽的扯了扯嘴角,即使霍明川回来,他也有办法让他们闹的鸡犬不宁。

“您放心,进展很顺利……好、好的……”

霍曼丽将耳朵贴在门板上,可却是怎么都听不清下面的内容,气的直跺脚,忽然门从里面打开,霍明川一脸怒气的站在门口。

“爹、爹地……”霍曼丽结结巴巴,“我、我是、我是……”

“进来!”霍明川脸色铁青。

关上门,霍曼丽手足无措的站在房间里,察觉到霍明川审视的眼神,心一横,咬牙:“您有什么事情连我也要瞒着?”

“我告诉你有用?”霍明川不客气道,看到霍曼丽眼中的不屑,冷声道,“你刚刚听到了什么?”

霍曼丽赶紧摇头:“没……什么都没有。”

“你是我唯一的女儿,不管做什么事情我都是为你好。”霍明川语重心长道,“而且你担心什么,我挣下的家产以后还不都是你的?”

这话说到了霍曼丽的心坎儿处,她顿时欢喜起来,心情也放轻松了,跑过去扯了扯霍明川的胳膊:“爹地,我不是故意的……您就不要生气了。”

“是不是林跃让你来的?”霍明川盯着她。

霍曼丽疑惑的皱眉:“林跃?这和他有什么关系?他说您肯定有自己的安排,让我不要多想,是我自己……”

“不要忘记林跃的老婆是怎么死的!”霍明川沉声道,对于林跃他从来不曾放心,生怕一不小小心养虎为患。

霍曼丽脸色一白,很快摇头:“那件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,他一次也没提过,金鼎是早忘记了。”

“正因为一次都没提过,所以这件事情也必须小心谨慎。”霍明川盯着霍曼丽的眼睛一字一顿,“记住我说的话,听到没有?”

霍曼丽用力点头,结结巴巴道:“知、知道了……”

“回去吧。”霍明川挥挥手,皱眉,这个女儿还是太蠢笨了一些。

霍曼丽回到卧室,看着林跃,怎么看都和之前没什么区别,还是老老实实的看书,对她也温柔体贴。

“怎么这样看着我?”林跃含笑,“爹地跟你说什么了?”

霍曼丽张口要说,但是想到霍明川的警告,摇摇头:“没、没什么……”

林跃眼神飞快的闪过一道亮光,不过速度太快,以至于霍曼丽压根没看清。

“别想那么多,早点休息。”林跃轻轻抱了抱她。

霍曼丽心不在焉的“嗯”了一声:“知道了。”

林跃暗自思量,和霍曼丽比较起来,霍明川才是难缠的老狐狸,他必须事事小心,绝对不能大意。

夜色沉沉,零落的几颗星星散落在苍穹中。

“这道菜怎么样?”霍庭深笑道,夹了一块鱼肉给安笒,“这是你最喜欢的。”

安笒还没开口,弯弯先不乐意起来了:“爹地偏心!”

“有吗?”霍庭深笑着掐了掐女儿的脸蛋,“爹地怎么就偏心了?”

“爹地只做妈咪喜欢吃饭菜。”弯弯理直气壮,字正腔圆的控诉霍庭深这个不合格的爹地,“虽然妈咪是你最爱的人,可我也是你上辈子的小情人!”

小情人?

安笒瞪圆了眼睛,接着就忍不住捂着嘴吃吃的笑起来,同时歪着脑袋看霍庭深,“啧啧”叹气:“新欢旧爱,还真不好办。”

“你这丫头,是谁教你的?”霍庭深哭笑不得的揉了揉女儿的头发,“说说看。”

弯弯扁扁嘴:“舅妈就是这样说火火姐姐的。”

既然火火姐是舅舅的前世的小情人,那么她也应该是爹地的小情人。

“舅妈说的对。”安笒一本正经的看着女儿,故意美滋滋的吃了一口鱼肉,“可你也说了,你是你爹地上辈子的小情人,那么他这辈子对我好不是应该的?”

饶是弯弯聪明,也被安笒这一通前世今生弄的晕头转向,黑白分明的眼睛迷迷糊糊的,为什么她觉得妈咪说的好像很有道理似的,可如果妈咪说的有道理,那么她怎么办?

难道爹地真的不喜欢她了吗?

小丫头越想越伤心,扁了扁嘴巴,眼角耷拉着,眼看着就要哭起来。

“弯弯不哭,哥哥给你夹菜。”霍念未赶紧道,现在他已经很有大哥哥的样子了,“你尝尝看,这个很好吃的。”

弯弯吃了一口,一边咀嚼一边问霍念未:“哥哥,你最爱我了是不是?”

“我以后是要跟火火结婚的。”霍念未目标十分明确,“以后肯定是要对她好的。”

弯弯才刚刚得到一点安慰,听他这样说,顿时忍不住,“哇”的哭了出来,而且越哭越伤心。

“姐姐……”霍子墨挥舞着小手,笑的眼睛都成了月牙,他还兴奋的拍着胖乎乎的小手,“姐姐……”

霍庭深无奈的按了按脑门,看了一眼小妻子好笑道:“你逗她做什么?”

“你怪我?”安笒瞪了一眼霍庭深,眼圈红红的,转身抱起子墨,冷哼道,“不想和你说话。”

安笒抱着儿子飘然离开,原本哭的起劲儿的弯弯像是被人点了开关,眼泪一下止住了,一边抽泣一边道:“爹地你就好好疼我吧,等我以后结婚了……也不爱你了……”

霍庭深嘴角抽了抽,黑着脸拿了纸巾给弯弯擦擦脸上的眼泪:“你才几岁!老实待在家里,嫁什么人!”

霍念未默默喝了一口热汤,心中暗自叹息,可怜的弯弯,极有可能被爹地养成老闺女,他为以后的妹夫默哀三分钟。

“阿嚏!”

小七揉揉鼻子,看了一眼外面黯淡的月光的:“谁在说我坏话!”

“臭小子,还不过来!”明老爷子拿着一瓶酒,另一只手里拿着两只酒杯,“来陪我喝两杯。”

小七双手插着裤兜,晃晃悠悠的过来,坐在老爷子对面:“大晚上的喝什么酒!”

“坐好!”明老爷子一脚踢过去,没好气道,“我从小教你的规矩呢?”

小七耸耸肩摊开双手:“大概是被狗吃了。”

“你这小子真是要气死我!”明老爷子给两人都倒上酒,“喝一杯。”柚秀app下载

头像
News Repor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