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际污片app学武给巧兰诊了脉,确实没问题,这才满意的点头,“春寒料峭,一定要注意,你快生了,离的日子不远了,可不能出差错,那可是要命的事了。”

“我知道,现在都可小心了,我也不干啥活就是院子里溜达一下锻炼身体呢,咦!我张爷爷呢?”

“去山里看他的药材去了,惦记着呢。”

“嗯,对了,这是蕙兰让我带给你的鞋子还有衣服啥的,你看看吧。”巧兰让人把东西拿了出来给学武。

学武看了看脸上里处笑容来,十分高兴的样,看的巧兰一个劲打趣他。

传虎喝了一碗李母炖的牛骨头汤,放了些药材是学武教她放鞋防风驱寒的药材进去,一家子经常喝喝强身健体,不容易得风寒。

不过巧兰没喝,他不能喝在一边偷吃嫂子拌的凉菜。

“给你吃点这个,我跟大伯母学的,你尝尝味道对不对。”小玲子一定要把小菜的本事学回来的,因为李母年纪大了,一年不如一年,这个是必须要学的,李老太也说了,李母帮你们一段路就成了,剩下的就是你们自己去弄了。

巧兰尝了下,高兴地点头,“嗯,差不多了,就是味道略微有点淡了,你在练练就好了。”

“嗯,成,我也觉得有点淡了。”小玲子点点头。

“别偷吃了,一会都吃饱了,小玲子快去炖肉去,别吃太晚了,这个不能吃太晚,省的胃不舒服闹腾。”李母忙乎着把节礼拾掇妥当了,就看见姑嫂两个偷吃菜吃得高兴呢。

“哦,好,我这就去,狍子肉吃啥味的呢。兰子?”

樱桃小嘴少女树林里清纯甜美写真

“吃酱烧的,放点芋头。”巧兰高兴地眯着眼笑的甜甜的。

“好嘞。”小玲子痛快的应了去做肉。

年货多家里条件也好了,李母也舍得给孩子们吃,各种各样的零嘴家里也多的孩子们都不吃了,清远清刚也大了,过了要吃零嘴的年纪,就是东子要偷着吃,也不敢给太多,吃多了不吃饭了。

中午做了一桌子的好菜,有新鲜的鱼,庄子上自己挖的池塘养的,还挺新鲜的呢。还有鱼鳞冻味道也很好。还有鸡鸭牛肉,和野味狍子肉酱烧的放了芋头,软糯酱香,巧兰最喜欢吃了。

还做了她爱吃的酸菜鱼,虎子的刀工片的薄薄的,还有涮羊肉,真是丰富的很。

清远清刚也吃的满嘴流油,“清刚,明年要考试了,你又信心么?”

“有,大人给我们都模拟过了,专门做哎院子里盖了个狭小的房间,又冷又小的,让我们在里面做题,适应下环境,这后半年我都已经恢复了水平,还是不错的,有信心。”清刚也越来越自信了。

“真的,那就好。好样的,奖励你一块肉吧。”

“谢谢姑姑。”清刚得了夸奖高兴地点头。

“大人他们已经改到京城了吧。”巧兰问道。

县太爷带着家眷回京城去过年了,这会子差不多都该到了呢。

“嗯,差不多,今年蕙兰也回去了,要回去看一眼的。”传虎点点头说道。

“嗯呢,去年都不敢回去,害怕有个不妥,今年也该回去了。”巧兰叹口气说道。

“没事,都已经定亲了,该知道的都知道了就不会有人再打主意了,不值当。”

“那倒是,我担心婉瑜回去又得领个女人回来,也是晦气的很。”巧兰叹息一声,大宅门的媳妇不好做啊,各有各的难处。

“不会,这回县太爷是下了决心了,不会再领人回来了,浩哥那日发了脾气哭的很伤心,大人扎心了。”被儿子怨怪当爹的心里也是不好受的。

“哦,浩哥真聪明呢。”巧兰呵呵的笑着。

吃过饭他们歇了一会,传虎跟着学文他们去山里忙乎着去看看,巧兰在家睡午觉了。

小年村里已经有人杀年猪了,巧兰还稀罕的跑去看热闹呢,李母也买了点肉回来,他家的猪很早就杀掉了,买了些肉回来剁了做新鲜饺子吃呢。

巧兰也凑趣跟李母他们包了肉汤圆,大团子里面是肉馅的,特别好吃还不腻口,他最喜欢吃这个了。李母知道他喜欢,每年都会弄一点给她吃。

村里还搞了些活动,巧兰得空就去凑热闹,大着肚子还跑的可欢了,走到哪人家都照顾她是孕妇,给的都是最好的位置,不到吃饭点还找不到人呢,把李母气的没少说她不消停。

这个年过得十分快乐,大概是巧兰真正融入这里过的第一个特别有意义的年,因为肚里的小宝宝,她才感觉到了全身心的融入这里,感受这里的美好。

过了年接到了素媛的来信,给她带了很多杂七杂八的礼物,还有不少很不错的书籍,还有一些上好的绫罗绸缎,都是非常贵的布料。还有一些是香料,也是不知道她从哪里得来的,就给了巧兰了。

眼看着就进入二月了,巧兰不大外出了,因为快要生了,她已经住在刘家了,给准备好了产房了。

巧兰特意让人准备了烈酒,嘱咐嬷嬷,进产房的人都要洗干净手还要拿烈酒洗手。以防感染。

二月头上,巧兰发动了,疼的直抽气,稳婆是提前请过来的,已经严阵以待了。

传虎等全家人都在外面守着,同时还有张爷爷和学武在外面指挥着,随时准备着。

不知什么时候传来了巧兰隐忍的嘶声,李母对着窗户喊,“兰子别乱喊乱叫的,闭上嘴,攒着力气生孩子,别喊乖!”

巧兰声音不大,听得出是嫉妒隐忍的声音,不像其他女人大喊大哭的,那样十分好费力气的,没有力气孩子生不下来就很危险了。

经过一天一夜的苦熬,终于天刚亮的时候,随着一声响亮的啼哭,巧兰终于生了。

全家人在这一刻眼睛都亮了,原本萎靡的精神一下都振奋了起来。

稳婆清洗了后包好了孩子抱了出来,“恭喜你们,生了个大胖小子,母子平安,恭喜啊。”稳婆面带笑容说着吉利话。

“好太好了!”爷爷长须一口气哈哈大笑,终于将担忧的心落回了实处了。

“太好了,赏,赏!”传虎激动地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“好。”刘老爹眼泪都在眼眶里大转了。

“兰子怎么样了,我能进去看看么?”传虎不急着抱孩子反而问起媳妇来,孩子早就被抢走了,爷爷和刘老爹扒拉抱在怀里舍不得撒手呢。

头像
News Reporter